让深圳经济特区可以先行先试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21:02    次浏览   >

在民生领域,深圳代表的一项集体建议是立法加强河流流域管理,建立统一治污体系;另一项建议则是关注汽车消费维权,呼吁尽快立法规范召回制度。

在深圳代表团集体建议里,前海是关注的重点。刚刚抵达北京,麦庆泉代表2日晚上就约见本报记者,提出需要以前瞻性视角看待前海,而深圳代表随后的集体建议也首次提出“前海扩容”。“首先是空间的扩容,前海的面积要变大,基础要做实;其次是功能的扩容,实现深港合作区和自由贸易区的叠加效应。”麦庆泉表示,“通过自贸区的制度安排加以糅合催化,实现深港货物贸易一体化、服务贸易自由化,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粤港澳大湾区。”

在3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赞扬深圳为改革开放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深圳的改革核心是行政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和审批体制改革。深圳代表提交的集体建议,就是从深圳的实践来为全国性的问题提供经验。

第二份建议则是呼吁加快制定基因测序技术及其应用标准和规范,为激发生物技术创新和需求营造有利的市场环境。领衔的张育彪代表表示,基因测序技术是未来科学的制高点,需要在国家安全层面加以考虑。与此同时,深圳企业处在领跑行列,产业健康成长需要加以规范。

2011年底,国家启动碳交易试点,先行先试的深圳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在这份集体建议里,深圳代表呼吁探索建立全国统一碳交易市场,打破地方割据,发挥规模效应进一步促进碳交易的广度、深度和活跃度。

前海如何加快推进速度?碳交易市场能否全国统一?国家医改能否吸收深圳经验?新生技术如何呵护成长?今年全国两会,深圳代表联名递交了12项集体建议。这些“深圳声音”当中既有为改革突破造势的深圳呼吁,也有为破解全国性问题的深圳思考,同时也有用法治手段解决“顽疾”的深圳办法。

前海如何加快推进速度?碳交易市场能否全国统一?国家医改能否吸收深圳经验?新生技术如何呵护成长?今年全国两会,深圳代表联名递交了12项集体建议。这些“深圳声音”当中既有为改革突破造势的深圳呼吁,也有为破解全国性问题的深圳思考,同时也有用法治手段解决“顽疾”的深圳办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整个改革过程中,都要高度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发挥法治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加强对相关立法工作的协调,确保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改革”。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我国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其对立法的需求一般先于全国大多数地方的需求。然而严格按照《立法法》的字面理解,特区立法权将无权就基本民事制度、基本经济制度等方面进行规定。因此,深圳代表集体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明确相关事项,让深圳经济特区可以“先行先试”,切实发挥特区立法为国家立法探路的作用。

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广东、深圳继续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走在前列,当好改革“弄潮儿”,前海这个“特区中的特区”更要勇挑重担、奋力争先。

经济转型升级,考评体系也应当有所创新。深圳代表的集体建议呼吁完善经济发展考评体系,考核指标设置从对增长“量”的考核变为对增长“质”的考核,把反映“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如结构调整、产业升级、质量效益、资源环境、科技创新、居民收入、生存质量等指标作为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

对于前海这个面积最小的国家级试验区而言,它的重要意义可能还不仅仅是种出一块“高产田”,它更重要的使命还应该是改革、是探路、是破冰。两会期间接受深圳商报专访,市长许勤一再表示要在新一轮扩大开放中更好地发挥前海战略平台作用。

有前瞻性的考虑,也有务实性的落实。深圳代表关于前海的第二个集体建议是尽快出台包含金融产业的前海企业所得税目录。2012年6月27日,《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开发开放有关政策的批复》中明确规定:“对前海符合条件的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要求财政部牵头制订前海优惠目录。深圳代表表示,前海建设快马加鞭,国家政策需要细化落实。

在宏观层面的思考,也有具体事项的攻坚。深圳代表今年两项关于立法的集体建议,都获得媒体的高度关注。一项是建议“非法建筑罪”入刑,让建售小产权房者判刑入狱;另一项则是建议公安、电信、金融组成铁三角,共同打击信息诈骗。

第一份建议是呼吁国家相关部门重视移动支付标准确立问题,给纯粹原始创新的rcc(限域通信)技术一个发展的机会。这是关于电子钱包的标准之争,深圳市民熟悉的“手机深圳通”就是具体应用。由于中国市场巨大、国际标准尚未确立,这一深圳标准有机会成为国际标准。“从国家层面,我们在标准问题上不能总是被动,而要主动。”领衔的麦庆泉代表表示,中国企业在标准问题上吃尽了苦头,眼下不能继续“失机”。

长达5000多字的《关于对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的建议》,对国家医改如何接轨国际标准、如何激发市场活力作了详细论述。建议特别提到,深圳多年来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院办院管”的社区卫生服务发展管理体制,使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有了良好的社会信誉,有了合理的医保制度,有了恰当的技术支持,赢得了居民的信赖,建立了完整的现代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因此,国家在推进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中,可以采取这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