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20 13:14    次浏览   >

可是,前海的发展,不能光看数据。面对这个面积最小的国家级试验区,我们必须不断提醒自己,国家为什么要开发前海?深圳为什么要建设前海?前海,绝不只是一块gdp的高产田,前海最重要的使命是探路,是改革。

一是前海能不能打造出世界级的营商环境。香港最大的优势,是在各种国际性的营商环境评选中总能名列前茅,像市场开放、税负政策、政府廉洁、法治水平等方面,香港都有着极高的“江湖地位”。现在,国家给前海提供比经济特区更加特殊的先行先试政策。可是,我们要在不同社会制度下实现营商环境“趋同”,既要接轨,又不能照抄,这就很考验制度设计的智慧。因为这项改革的实质,是在检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和世界最佳营商环境的兼容度。

三是前海能不能成为以人民币国际化为主要竞争力的国际金融中心。前海发展现代服务业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分轻重。按照国家的前海战略,前海是以金融创新为中心,同步推进其他领域的改革。那么,前海金融创新的突破口是什么?当然是人民币国际化。一来,人民币国际化是国家战略;二来,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恰好是前海独特的区位优势。去年1月,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正式启动。前海未来如果能用10年左右的时间,将其打造成为人民币跨境交易中心,带动人民币走出去和流回来,前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不可动摇。

论及改革,不能不说前海。过去的一年,前海的许多新闻都让人津津乐道,卖地卖了200多亿,落户企业3000余家,这样的数据,让人看到了前海迸发出的惊人活力。有人预测,前海可能不出两年,就能实现原先设定的2020年gdp1500亿元的发展目标。

前海的成败,取决于前海探路成败。前海要探的路很多,而决定成败的方向,至少要有以下三条。

二是前海能不能打造“大市场、小政府”的政府管理架构。同内地城市的“强政府”不同,前海希望打造一个像香港那样的公共服务型的“小政府”。长期以来,香港奉行“积极不干预”的经济管治理念和“大市场、小政府”的政府管理架构,前海目前的机构设置也确实体现了这种架构和理念。可是,随着前海的发展,前海能否抑制住管理上扩权、机构上扩编的冲动,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些年来,很多地方的机构改革都经历了精减—膨胀—再精减—再膨胀的过程,当中既有外部压力,也有内部需求。前海的公共服务型“小政府”如能成功,定会影响中国政府机构改革的走向。

30年前,小平同志曾经为深圳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我们希望若干年后,大家可以骄傲地说:“前海的发展和经验证明,在中国内地打造深港趋同的国际营商环境是完全可行的。”

国家设立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目的,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国家希望看到,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能否在内地复制出像香港一样的世界级营商环境,要复制这样的环境,需要哪些基础条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内地主要城市的gdp超过香港不是难事。可是,内地城市要像香港那样,成为世界级的经济中心城市,拥有世界级的软实力和话语权,殊非易事。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前海的改革,影响着中国的大未来。